当前您在:主页 > T迈生活 >为什幺是我?突破心防,面对生命的残缺
为什幺是我?突破心防,面对生命的残缺
分类:T迈生活 热度: 151℃

为什幺是我?突破心防,面对生命的残缺
图片来源:unsplash

十七年前初次造访锺家,易廷国小六年级、易均四年级。时光荏苒,如今易廷二十九岁、易均二十七岁,两个人都已进入社会工作好几年。

易廷在体育大学一路念到硕士,毕业后他本想进学校任教,但是学长提醒他,学校招聘老师通常会从师範体系中找人,易廷的条件可能有点不利。

摸索了一个月左右,某天,就业服务站来电问他找工作的状况,告知他长荣航空提供身障者内勤的工作机会,建议他一试。易廷投了履历,很快就得到回音,并且顺利获得录取,如今工作已迈入第五年。

问易廷是否喜欢现在这份工作,易均冷不防插话:「他当然喜欢,因为可以吹冷气。」易廷坦言,自己当初求职的确是希望能坐办公室,现在的工作算是符合他的期待。只是他当初有点排斥和陌生人讲电话,担心对方不了解自己的状况而有误解,因此都请同事帮忙接。

有一次,正好其他同事都在忙线中,他只好硬着头皮接起电话,发现也没那幺难,因此突破了心防,之后都能正常接听电话。

易均从体育推广系毕业后,发现相关的工作机会,几乎都需要跟陌生人打交道,似乎不是那幺适合自己;另一方面,他也想独立自主,于是到台中的隐形眼镜工厂,找了份包装员的工作。

问易均为什幺选择在台中工作,轮到易廷先帮他说了:「因为他当时的女朋友在台中啊。」

「她是在云林,不是在台中,」易均赶紧解释。

「云林跟台中,不是很近吗?」易廷吐槽,两兄弟一来一往,看起来感情不错。

易均当初和母亲约好,「独立」只限一年,所以之后他搬回家里,在位于观音的一家纺织工厂担任堆高机作业员。对易均来说,开堆高机时,基本上是独立作业,不太需要跟人打交道,而且作业环境很吵,反而可以专心投入工作。

根据《身心障碍者权益保障法》,企业总员工数只要超过三十四人以上,就必须雇用一定比例的身心障碍员工,易均任职的工厂,目前有好几位堆高机作业员也是听损者,而且多数不能开口说话,只能透过手语沟通。能说话又稍通手语的易均,自然就扮演主管和同事间的桥梁。

「我发现自己还满喜欢管别人的,」易均笑道,不过同事跟他年龄相近,有时候不太听话,让他有点头痛。

至于接听电话,易均还是有心理障碍。美华透露,即使家里电话响了半天,他说不接就是不接,「可是现在有LINE啊!用LINE联络不是很方便吗?」易均替自己辩解。

或许他跟哥哥一样,也需要一个打破心防的机缘吧。

看着两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,美华想到了很多的「曾经」。曾经,她以为孩子将禁锢在无声之中,终其一生,无法开口与人沟通。

曾经,丈夫只要一喝醉,就会一直说:「对不起、对不起!」甚至用拳头重搥墙壁,两手的关节处全是伤痕。

曾经,婆婆以为她的孙子连小学都无法毕业,每次带他们回婆家,只要还有其他客人,婆婆就要小姑带两兄弟出去,不愿意别人看到。

如今,这些「曾经」就像是那天八里海边的浪潮,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蹤。当时,丈夫一个转念,选择把孩子带回来,全家人从此成为生命共同体。

美华和丈夫除了工作,其他时间都用来陪孩子,有空就带他们去焢窑、抓泥鳅、露营,而孩子参加各类协会的成果发表会,他们也一定出席。

孩子丰富了他们的人生,也是他们最珍视的财富。美华很庆幸,那天离开八里海边之后,他们的信念始终没有变过:「孩子是我们生的,我们就应该让他们好好长大。」

【书籍资讯】
《爱,使生命动听》

为什幺是我?突破心防,面对生命的残缺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

随机精彩图文